星期三晚上匆忙下了班
拜託留守台灣的同事接手我的工作
之後還很有勁地去跳了一個多小時的安室
回到家仍是行李箱空空狀態

一邊MSN跟朋友互相check各種注意事項
手機。緊急連絡電話。地圖。護照。Bump of chicken門票。
等到覺得不睡不行時
已經是凌晨兩點半。

飛機是早上八點五十分的長榮,我到的時間有點早,看著天空漸漸亮起,
發現是這個月第二次看日出了。
(第一次是大年初二發神經去排微風福袋)


上飛機時拿了一份日文報紙看
旁邊是一位年輕人,短短的紅髮,眉毛細細的
心想還真快就進入日本mode,
過了兩分鐘他拿起手機
"喂,阿爸,我剛剛在免稅問到那支手錶OOXX$%&*&"

媽啦是去東京跑單幫的台灣人,我剛剛還用日文跟他借過......

飛機起飛後一切都很順利
餐點還有我上週在料理東西軍看到好想吃的薑燒豬肉
快速吃完飯離降落只剩一小時了

跟鄰座的先生聊到東京哪裡帶貨,
他專業地把手邊資料變成jpg檔全放在隨身相機裡,
地圖也是、購買清單也是、
比較之下我帶的手工製作的購買清單ppt就弱了。

聊天聊一聊突然覺得不太妙,似乎是暈機了
果然不能只睡兩小時啊。
現在不是聊天的時候了,得想想辦法才行。
跟鄰座的先生說抱歉,趕緊閉目養神,
用意志力控制括約肌。
此時正在降落中。
硬撐到飛機降落之後,立刻衝洗手間把剛剛的薑燒豬肉全給吐了。

吐完了覺得精神好多了,但是落後在兩班飛機的人潮之後,
等待出關的隊伍變得好長。

排隊的時候有種糟糕的預感
好像不是單純的暈機。
入關時因為不舒服冒冷汗
指紋怎樣都印不出來
還有點擔心會因為發燒被拒絕入境
海關老先生一邊發出疑問的碎碎唸一邊要我換個指頭試試。
我想現在留下來的相片表情一定很僵硬吧。

總之是順利入境了。(指紋最後好像還是沒印出來,印象模糊)

進入東京都內時已經是下午接近四點。
民宿是個時髦的台灣媽媽,這時候感覺好了一點,
因為在進東京的成田express列車上
把消化道裡的剩餘物全部排了出來。
所以還有力氣跟關心台灣的僑胞做些情報交流。
(通常身在海外的都會比在家裡的還要關心社會大事)

傍晚在民宿附近逛了一圈,新大久保是韓國人的聚集地,
商店街也比較古老,還有裴勇俊真的很紅。

到了晚上決定放棄原先的行程,先好好休息一晚再說。
後來跟台灣的同事通了電話
發現我應該是被實驗室的夥伴傳染了腸胃炎
還有當天MC也來了

總之就是睡眠不足加上MC加上腸胃炎加上降落時的亂流造成第一天整個虛掉。

不過還是在九點鐘看到了電視上的ARASHI後才去睡覺
睡覺前想的是我明天一定要復活!!!






題外一

第一天狂跑洗手間時,覺得自己對這片土地貢獻還真不少。


題外二

這次出門前租了日本手機,其中有收發email的功能。
於是第二天我就收到了許多慰問信,
是留守台灣的同事發起的一人一信關懷腸胃炎患者活動。
但是日本手機無法收看中文,所以那幾天實驗室上下的英文都變得很好。
感謝大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vilscheng 的頭像
devilscheng

心得報告

devilsc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hiasanhsieh
  • 阿吱好猛
    要我的話一定闢闢錯想著要回家吧
  • 黃國中同學
  • ㄟ,為甚麼我一直記得你吃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