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的時候我是看到什麼就拍什麼

不太會花心思喬出好的光線條件

雖是說上過幾堂保育社的攝影課

其實還是不大會 關於很多的技巧

我的中心思想應該是有趣吧

拍照

覺得這樣很有趣所以把它拍下來

有了數位相機後更是努力亂照一通

反正不用洗片不花錢

看不爽刪掉就行

這次去佳怡的訂婚禮

大學親友眷屬團一共十六人

七八台相機當天晚上就把檔案都捐出來了

回來後借孟昕學姊家接電視看相片

非常有趣

明明是同樣的場景 不同人就是照出不同的氣氛

然後跟大家一起看自己拍的照片

有種非常不好意思的感覺

"啊,原來在他眼中的我是這個樣子的啊"

"原來你都在看這種地方啊"

諸如此類的

有很多這種內心OS的泡泡浮在天花板上的樣子

好像可以理解 會有攝影師說

我想藉由我看到的影像傳達一些訊息給觀影者

其實是有的呢

而一個人的彆扭個性的確是硬生生表達在照片裡的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是可以照相的

在秀拉的大碗島的午後面前我完全失去了拍照的興致

畫是真的很美很大 也可以站在旁邊請別人拍張合照

可是我拍了這個



某現代藝術家從六零年代開始每年挑一個他認為重要的日期做一張這樣的畫

這裡展出的這張剛好是我出生後五天

對不起我其實沒記得那位藝術家的名字

還有在芝加哥後面兩天一個人大冒險的時候想自拍但其實不太愛自拍

就有了這樣的照片



尋找威利?



這樣自己是玩得很開心啦

不過親友會發出怒吼

比如說這一次我有幸見到Zoltan

可是完全沒想到拍個照

被臭猴子一直哀哀叫

好啦給你看這個



Zoltan說這是microtubule......


==
後記一 第一張照片是笨笨家出來的街道,綠色的是有翅膀的小莢果,可惜拍得不如想像中明亮

後記二 秀拉 點描派大師 著名作品 大碗島夏天的週日午後




後記三 Zoltan 呃 不知道的請去問宛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evilscheng 的頭像
devilscheng

心得報告

devilsc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